贰笙/白马照青衣

用爱发电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八)

          久违的更新了,之前忙现实去了,土下座!谢谢读者老爷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八: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素月病了,拉肚子拉到站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抱着剑站在马厩前,脸上挂着一条帕子掩住鼻子,一双冷飕飕的眸子不断的往站在一边道歉的掌柜的身上瞟。
        “来了来了!”店小二一边跑一边嚷道,“掌柜的,段姑娘来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这段姑娘可是我们扬州城里最好的兽医啊。”掌柜的看着江乘鸾不信任的眼神主动解释道,“我们扬州城里无论是谁家的牛马病了,都是去找段姑娘医,段姑娘那是药到病除啊。就连那胡商的骆驼,段姑娘都会看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掌柜的过奖了。”段姑娘站起身来,接过店小二递过来的巾子擦了擦手,“道长不必过虑,您的马儿不过是受凉了,我这就为它治疗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有劳段姑娘了。”江乘鸾向她行了一礼,口中念了一句道号,“不知酬劳几何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多。”段姑娘笑眯眯的说,“城南树林最近多了不少野狼,伤了不少扬州百姓的家禽家畜。我看道长的这柄宝剑利得很,道长便杀几头狼作为我的酬劳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段姑娘宅心仁厚,贫道自当效力。”江乘鸾听到段姑娘的要求时有几分诧异,重新审视了下这个小姑娘,便爽快答应了,提着剑就向城南树林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城南树林的野狼确实很多,一看见江乘鸾便目露凶光的围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见状冷冷地哼了一声,微微抬手,一线白光一闪而过。那些狼便都被割喉而亡了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正打算割下狼耳作为凭证时,突然听到了几声婴啼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松开了还在咕噜噜咕噜冒血的狼头,归剑入鞘,向着发出婴啼的地方急速行去。走到一半那婴啼就消失了。江乘鸾侧耳细听,隐约听到了一两声抽泣之声从草丛后面传出。江乘鸾拨开长长的草叶一看,发现地上正躺着一个婴孩,裹在襁褓里,正有气无力地哼哼着。
        襁褓上全都是泥巴,脏的不行,小孩的脸上也沾满了泥灰,只有一双被泪水沁润的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个不停,眼泪水也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涌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家小孩落在这里,竟也没被狼叼了去。”江乘鸾看了他半晌,也不惧小孩身上的脏污,躬下身去将他抱了起来,“乖宝宝哦,不哭不哭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学着纯阳宫里那些长辈带孩子的样子,将这婴孩抱起,慢慢晃动着,轻柔地拍着他的背,嘴里也哼着一些轻缓的歌谣,哄着这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 可那孩子一点都不买账,仍然嗷嗷恸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哟,你这是怎么了啊?”江乘鸾有些头疼的看着怀里的孩子,“你哭的我头都痛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哇哇哇哇……嗝……哇哇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回答江乘鸾的仍然只有一连串的哭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孩子怕是饿了。”江乘鸾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温润男声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侧目望去,一个穿着万花服饰的青年正站在旁边,探头看着她怀中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?贫道江乘鸾,敢问公子尊姓大名?”
        “在下万花裴清羽。”裴清羽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,给孩子擦了擦脸,又翻了翻他的眼睑,摸了摸他的额头“这孩子怕是饿了很久了,还有些发热,得赶快医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裴大夫可会医治?”
        “某会,只是当下没有药材不大方便。不如道长同某一同进城,去交易行买些药材回去给这孩子熬药。还请道长先上马。”说着裴清羽便牵来了自己的青海骢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。”江乘鸾抱着孩子上马,单手控住缰绳,“我可否先回驿站为这孩子更衣洗漱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买好药材之后来驿站找道长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颌首,催动胯下的马匹道:“劳烦裴大夫了,那贫道先行一步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刚刚回到驿站给婴孩洗完澡,便听见有人叩门询问,“请问江乘鸾道长在否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裴大夫?”
        “正是在下。”裴清羽听到江乘鸾应声,道声冒犯便推门进来了,手上还端着一碗米汤,“孩儿太小还需药浴,某已经交代小二送热水来了。可否请道长抱着孩儿,某先喂他吃点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。”江乘鸾闻言便将孩子抱起来,靠立在她的身上,方便裴清羽喂他喝米汤。
        “敢问裴大夫,最近扬州城中可有人丢了孩子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并无。”裴清羽停下喂孩子喝汤的动作,给孩子擦了擦嘴角,“道长为何有此问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刚为孩儿更衣,发现这襁褓内衣皆是绫罗。便想着,若是哪家大户遭难,不如将孩子送还人家,免得骨肉分离。”江乘鸾有些叹息的摸了摸怀中小孩毛绒绒的头顶。
        “某的医馆便在这城中,并未听说过最近有何大户遭难或者丢了孩儿之事。”裴清羽将空碗放在一边,“先为孩儿药浴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