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笙/白马照青衣

用爱发电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7)

章七

      叶霆从巴陵归来的时候,正是巴陵的油菜花开的浓艳之时;如今再听闻他的消息,江乘鸾都已经披上了裘衣。

      江乘鸾是今天白天去据点里面视察的时候收到叶霆的信的。

      收到信之后她就把信放在了衣襟里,一直没敢看。

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这是绝情信,还是与友书。

      晚间,江乘鸾坐在灯下,看着烛火的影子在信封上“师姐江乘鸾亲启”几个字上晃来晃去,就是一直捏着信、不松手也不拆开。

    “阿鸾?”辜鸿雁推门进来,就看见江乘鸾坐在灯下发呆的样子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顺手就把信塞进了袖子里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看了两眼江乘鸾反扣住袖子的右手,只是微微一笑,并不揭穿她,“你听说叶霆在苍山洱海的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江乘鸾的脸色有些别扭,捏住袖子的手指又缩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也不管她的异状,继续说道:“李沧海点名要和他一战。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嗤鼻道:“他惹了李沧海,我能有什么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笑笑不说话,只看着江乘鸾越缩越紧,几乎要捏成拳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巴陵之事?我可从没听说李沧海是这么小气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喝了一口茶,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,“都怪他那张嘴。他叫阵的时候,乌七八糟一通乱说,还一箭射落了李沧海头上的翎羽。”

      听辜鸿雁说完之后,江乘鸾从袖子里拿出了那封信。

    “其实今天我收到了叶霆的信。”江乘鸾将信的正面翻给辜鸿雁看,“只是一直没有看。”

     “只怕这是求救信。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垂眸不语,食指顺着信封封口划来划去,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放下茶杯,起身道:“你好好想想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刚刚绕过屏风,就听见江乘鸾问:“现在他可是在傅玄裳麾下?傅玄裳与你我皆有旧怨,我若去了,可有立足之地?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回头,只看见江乘鸾垂着头,默默坐在案前的侧影,烛光翩跹,仿佛刚刚那句话只是他的幻觉。

     “我还是不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,虽然没有去,还是给叶霆回了一封信。那封信的内容无从得知,可是自那封信之后,叶霆的信便是一封接一封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也截下过一封信,里面的内容啰里啰唆的也是一些琐事——大到今天我剿了多少劫镖的恶人和狼牙掠夺者,小到今天吃了几碗饭,还有无聊到山巅牧场的哪匹母马产了崽,事无巨细,桩桩琐事,尽数写给了江乘鸾。

      面对这样无聊的信件,江乘鸾也是认认真真的有信必回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站在盛开的桃花下,悠悠地摇着扇子,看着江乘鸾坐在屋内认真的回信的样子,不由得感慨一句,“唉,劫数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劫数不劫数的。”江乘鸾将信从窗里掷了出来,不偏不倚的拍在了辜鸿雁的肩上,“这信是给你的,我要去苍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辜鸿雁拿着信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见江乘鸾冲他笑了一下就消失在窗前了。赶忙用轻功,三两下飞到马厩,果然看见江乘鸾在解她那匹素月的绳子。

     “打定主意了?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江乘鸾翻身上马,冲着辜鸿雁拱手道:“这一年多谢你了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不必言谢,后会有期。”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