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笙/白马照青衣

用爱发电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6)

*最近沉迷于阴阳师,所以好久没更文了,被基友严肃的批评了_(:з」∠)_以后还是日更啦
*有小天使知道怎么画符召唤茨木童子的几率比较大吗,非洲人已经连抽两天跳跳妹妹了QUQ
*以下正文:
章六:
        叶霆从巴陵回来的时候,不仅仅他自己回来了,还带了他那个藏剑团,清一色的泰阿千叶,美其名曰巴陵到金水镇路途遥远,以防不测——实际上就是带回去炫耀的。
        就算是武王城的城主,也没有过这么大的阵势。那浩浩荡荡的阵势,简直是威势逼人!马都是万金难求的里飞沙,剑都是世上罕见的泰阿和千叶长生,二十多个高腰长腿的藏剑弟子列成两队,簇拥着叶霆缓缓前进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到金水镇三岔路口那里,就有浩气弟子飞马去报辜鸿雁了。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听到这事的时候,手里的茶杯就掉地上了,“行啊,他这是回来接手金门关的?”
        那浩气弟子以为辜鸿雁生气了,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半天不敢动。倒是江乘鸾一拂袖子,率先出门,“你净会胡说,出门看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带头,赤马山的各个堂主分立两侧,呈翼状立于群英堂前的台阶上。
        叶霆从帮会大门一进来,就看见江乘鸾一身白袍莲冠,侧着身子,一脸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叶霆眼角微微一抽,便欢天喜地从马上翻了下来,大步走向江乘鸾,边走边笑道,“师姐,我回来了,开心不开心?”
        “开心。”等他走到近前,江乘鸾猛然伸手一探,将他的千叶长生解了下来,“噫,你哪里搞来这么多千叶长生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秘密。”叶霆歪着头坏笑着,将食指竖在唇前,示意这的确是一个秘密,“不过师姐若是想知道,我晚上来师姐房里,悄悄说给师姐听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必了。”江乘鸾横了他一眼,“把你的人安排好,然后来群英堂找鸿雁,他有事和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叶霆点了点头,正色道,“我也有事和他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等叶霆安顿好他的藏剑团,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了。他一跨进群英堂,就看见辜鸿雁和江乘鸾坐在一张案前用膳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挑食挑的怪异,她只爱吃鱼尾。因此辜鸿雁把鱼头鱼肚通通夹到了自己碗里,只留下了一个完整的鱼尾。
        这鱼尾吃得江乘鸾舒爽不已,眼角都带上了几分笑意,“难得鸿雁还记得我只吃鱼尾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刚想接话,就听见噼里啪啦一阵重重的脚步声,叶霆边走边说,“老辜,你找我有事儿啊,正好我有事找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停著,“你先说你有什么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也跟着停著,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 “我想我在巴陵也历练了小半年,也算是平定了巴陵猖獗一时的恶人,还把李沧海赶出了巴陵,也还算不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沉吟半晌,点头道,“你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又道,“那以后金水镇的城战能不能由我来负责指挥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话音一落,江乘鸾便冷着脸接话道,“不可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豁然起身,俯身盯着江乘鸾,一字一顿,“为何不可?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眼帘低垂,缓和了语气,温声道:“你年纪尚轻,经验不足;入盟时间尚短,恐难以服众。不如先带领弟子去丝绸之路或者九宫棋谷这些地方,先练练手?”
        “经验不足?浩气有哪个指挥使是七老八十的?难以服众?若无威望积累,我一辈子都服不了众!”叶霆闭眼,深深地吸了两口气,“如今浩气式微,正是需要人才之际。”
        被他一吼,原本缓了语气的江乘鸾冷冷地瞪着他,讥诮道,“你以为浩气没人就轮到你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看着她的表情,心头一阵暴怒,抓起案上的酒盏向地上猛地一掼。
        飞溅的瓷片划伤了江乘鸾的眉角,鲜红的血液顺着脸颊,蜿蜒着流了下来。而江乘鸾面色不改,仍然挑着眼睛,冷冷地瞪着叶霆。
        叶霆看着江乘鸾的伤口有一瞬间的愣神,但马上回过神来,愤愤不平,拂袖而去。
        群英堂里一时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良久才叹息道,“你又是何苦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捣住眉角的伤口,有些闷闷的声音从袖子底下传来,“他本就恣意烂漫,这一路又行的太顺,总要有人给他泼冷水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苦笑道,“那也不一定要你啊,我看李沧海就不错……你这伤,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万花来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我自己回房上点药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 叶霆出了群英堂,马上就带着他的藏剑团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 江乘鸾听到这个消息,也只轻轻地叹息了一声,“随他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清风吹动额发,轻轻地拂过她眉角的伤疤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