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笙/白马照青衣

用爱发电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4)

写错了,应该是大家猜孩子是不是叶霆的啊_(:з」∠)_

章四:
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到了金水镇之后,便日日伺弄花草,偶尔出去走走,采采药、赏赏景,过的颇为清闲。而叶霆仍然每天上窜下跳的不得消停。这样的日子似乎和之前在洛阳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今天,似乎有点什么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刚进赤马山的大门,就看见群英堂的门口围了好几层的人,就连平时站的跟木桩一样的帮会铁卫也扯着个脑袋,拼命往群英堂里瞅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辜统领请你们看戏吗?”江乘鸾站在一个铁卫后面,饶有兴致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江道长!”那铁卫猛地站直了身子,“恭迎江乘鸾副帮主回帮!”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摆摆手:“好啦,好啦,里面到底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话还没说完,便被像旋风一样转出来的叶霆拉进了群英堂
         群英堂正中跪坐着一个梨花带雨的长歌女弟子。她旁边站着一个金刚怒目的,看服饰应该是她师兄。而辜鸿雁则坐在帮主位子上撑着头叹气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怎么了?”
江乘鸾躬身递了块帕子给那姑娘,却被那男长歌用力一推,“不用你多事!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见状,上前一步,用剑柄抵着那男长歌怒道:“你欲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 见叶霆、男长歌互不相让,辜鸿雁撑着头叹气,江乘鸾一头雾水,正欲开口再问时,那女长歌忽然膝行几步,一把抱住了她的腿,嚎啕痛哭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啊,你行行好,把叶郎让给我吧,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爹爹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贱人!师姐你别听她胡说,那孩子不是我的!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脸色刷的一下就冷了下来。“欻啦”一声,长剑出鞘,她的剑抵上了那女长歌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再说一次?”
        那女长歌的哭声一下子噎在了喉咙里,不敢再作声。但是她的泪水还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打转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剑又往前送了一分,“你说孩子是谁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纯阳,你欺人太甚!”
        “铮”的一声,一道卷着狂怒之气的音波,猛然向江乘鸾的背后袭来。江乘鸾反手招架,却还是被音波震得滑了一个趔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见江乘鸾被音波所伤,辜鸿雁终于开口了,“此事我自会去求证,还请杨少侠、杨姑娘暂居寒舍,好生修养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摆摆手示意管家送客。那男长歌看了看长吁短叹的辜鸿雁和一脸冰霜的江乘鸾,又看看哭哭啼啼的自家妹子,一甩袖子,抱着琴,气哼哼地跟着总管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女长歌见哥哥走,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。经过叶霆的时候,还抛给他一个幽怨十足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眼神向冰刀子一样刮了一圈门口围观的人,那些人立刻做鸟兽散。门口的铁卫也一瞬间站的笔直笔直,目不斜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鸿雁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江乘鸾一甩袖子,袖底一阵劲风将群英堂的门窗全部甩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辜鸿雁苦笑道:“我也只知道这两人是千岛杨家的嫡系子弟,哥哥叫杨流月,妹妹叫杨流萤。那杨流萤一进来就哭的站都站不起来,一口咬定自己的孩子是小叶的,要小叶娶她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转过头看着叶霆,脸上没什么表情,不过叶霆却觉得背上寒意阵阵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冤枉啊,师姐!”叶霆一下就萎了,“师姐,我就跟她一起下过几次秘境,送了她几件装备而已。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江乘鸾抖了抖袍子,坐到了一边的案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哪里知道啊,我还是个雏儿呢。”叶霆见江乘鸾似乎没那么生气了,也嘟嘟囔囔地找了个地坐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杨流萤在长歌中可有什么仇家和关系特别好的女弟子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听她说,似乎她很多同门都不喜欢她。她几个好友都是盟里出了名的长舌妇。”叶霆托着腮,仔细想了想杨流萤之前跟他说过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劳烦鸿雁为我找一找那几个长舌妇了。”江乘鸾起身,对着辜鸿雁长长地鞠了一个躬。
         不出半月,江湖上果然流言四起,连大唐驿报上都记载了几则杨流萤的风流韵事。
         长歌门急召杨家兄妹回去问话,叶霆终于逃出生天。然而他还没安分三天,就和辜鸿雁说要去巴陵和洛道给浩气盟弟子护镖。
         辜鸿雁也不反对,嘱咐了几句就让他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过辜鸿雁颇为好奇,为何江乘鸾没有跟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跟去做什么?”江乘鸾坐在唱晚池边钓鱼,八风不动,一脸若无其事的对着辜鸿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无事,无事。”辜鸿雁笑了笑,站起来,摇着扇子走开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