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笙/白马照青衣

用爱发电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3(正式版)

恢复日更,还是放不下这个坑。树洞是真的,昨天的短小君和树洞都已经删除了

     “落日燕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看了叶霆这封信,笑了笑,也提笔给他回了一个谜面:

     “守到十分无,始肯离家嫁。”

       自从一个月前,江乘鸾将叶霆送去了辜鸿雁手下,两人之间的交流就大多通过书信来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是叶霆给江乘鸾说说他那边发生的有趣的事情,有时候江乘鸾指点他一两句浩气盟中的各种关系。前线战事吃紧的时候叶霆只给江乘鸾寥寥几句,闲来无事,他们也会像今日这样互相拆字谜。

       落日燕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守到十分无,始肯离家嫁。

       都是安。

       吾安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突然有些想念金水镇的贡橘了,正好橘子快熟了,不如就去金水镇看看吧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到金水镇的时候,叶霆正背着金门关大旗被恶人追得满地乱窜。

       恶人穷追不舍,叶霆身上有好几道口子正不停的向外淌着血,他已经开始有体力不支的迹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叶霆被恶人逼入一个死角,眼看着就要命丧当场,却突然被一道清正温和的气劲笼住了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,镇山河?是江乘鸾?

       思及此,叶霆猛地回头,就看见了站在屋顶上的江乘鸾,而江乘鸾也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镇山河的气劲转瞬即逝,而正是这个时间差,辜鸿雁已经带人从山上压了下来,逼退了恶人,让叶霆得到了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江乘鸾落在叶霆身边,看了看他的伤,“站起来,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霆想说些什么,却没来得及。江乘鸾一个蹑云逐月便冲入了恶人之中厮杀起来,她衣袂飘飘,袖间鼓荡的是满满的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叶霆看着她的背影,只能对着空气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疼死了,师姐你都不心疼我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晚间,战斗结束。全身洗得干干净净,伤口也被包扎好的叶霆,抱着枕头在江乘鸾的床上滚来滚去地撒娇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没说什么,伸手倒了杯茶递过去,“真的疼的话就别滚了,仔细压到伤口。这个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啊?什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我说你在赤马山混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还行吧。”叶霆从床上坐了起来,将茶杯攥在手里,“除了老辜老是不让我打头阵、不肯让我指挥之外,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嗤……”江乘鸾轻笑一声,“才多久,你就想着指挥了?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是想着指挥,我是看不下去他们这幅畏手畏脚的样子。”叶霆还欲争辩几句,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江乘鸾将被子拉好,示意叶霆从床上下来,然后才转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阿鸾,今日幸好有你,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金门关大旗必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是辜鸿雁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笑道:“我不过是碰巧罢了,就算大旗折了,过几日鸿雁你也能夺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人从屏风前转了过来,便看到叶霆正坐在桌子边上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见是辜鸿雁来访,叶霆向他举了举杯子示意。

     “小叶也在啊。”辜鸿雁将手上的果篮放到桌上,仍面带笑意地说,“那我便不打扰你们叙旧了。阿鸾,你爱吃的橘子我给你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你们聊吧,我也该回房休息了,要好生休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霆说完还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   见辜鸿雁还打算说些什么,他便站起来一边笑一边向外走:“老辜你别和我客气嘛,不要送啊,不要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辜、江二人在房中听着叶霆的脚步声逐渐消失,等完全消失后,江乘鸾开口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辜鸿雁捡了个橘子,开始剥,“孺子可教,不过他太冒进了,还得磨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还年轻,慢慢磨。”江乘鸾极自然从辜鸿雁手里取走了一半橘子。

     “等会,还没有去掉丝络!”辜鸿雁有些无奈的看着江乘鸾把橘子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