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笙/白马照青衣

用爱发电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1(修改版)

新人写文,请多指教
有一个BUG,就是藏剑带人双飞,撩妹需要,还请忽略
师父的大白鹿,就是奇趣坐骑那个仙鹿,道长骑特别羞耻PLAY_(:з」∠)_
享用愉快

        “师姐,如果杀了我你能高兴一些,你便杀了我吧。”叶霆抓住江乘鸾的剑,向前凑了凑,将胸膛抵在了剑尖下,“你若是能再对我笑一笑,我便死而无憾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师姐,杀了我你不开心吗?”叶霆看着江乘鸾不停颤抖的手,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你这是,舍不得我吗?” 
        “死到临头,还不知悔改。”江乘鸾阖上眼睛,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。剑如迅雷,温热而又鲜红的血液沿着剑身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,在江乘鸾的脚下积成了深色的小洼。

        章一:
        叶霆是江乘鸾师父的小徒弟,是她师父一时兴起捡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叶霆一身盘牙,在马嵬驿被恶人强制开了阵营,摁在复活点里打。
        正好江乘鸾的师父跑商路过,就顺手救了叶霆,还把他收做了江湖弟子。
        捡回来没多久,她师父便把叶霆交给了江乘鸾带,自己又要出门去云游四方了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皱眉:“师父,我不会藏剑武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无妨,你只要带他游历江湖即可。”他师父给坐骑喂了一把草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与她师父一样皆是纯阳剑宗弟子,单单修习了太虚剑意,藏剑的武学,她是一窍不通。
        所幸,叶霆已经学会了所有藏剑武学,师父只是叶霆游历江湖时找的江湖师父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: “可是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,没什么好多想的。不就是游历江湖嘛,你都游历了两三年了,还紧张什么。”江乘鸾她师父不等她说完,便翻身骑上了那匹大白鹿,一蹦一蹦地朝着纯阳山门直冲而去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只能跟这个比她小五岁师弟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。”叶霆首先向她行了一个礼,“以后我就跟着师姐了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如暖阳一般的笑意似乎让将纯阳的冬季都染上了一丝暖意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快收拾收拾东西,我带你下山游历吧。”江乘鸾轻轻咳了一声,转头看向窗外,将目光从叶霆身上转开了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?就要走了吗?”叶霆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很不舍意味来,“我才刚刚上华山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以后再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带着叶霆下了华山,然后去了浩气盟位于洛阳的据点。打算在分舵里休息一番,再告诉叶霆如今浩气、恶人和狼牙之间的形式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休息的几天里,江乘鸾一直都没有见过叶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出门一打听才知道,叶霆这几天一直早出晚归,带着他的同门——浩气藏剑们上打狼牙,下踢恶人,在这战乱洛阳里好不威风好不痛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叶公子,好威风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叶霆刚推开房门便听到这样一句话,然后看到一个白影从房梁上轻飘飘的落了下来,落到了照进房中的霜白月光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好。”叶霆点亮桌上的蜡烛,恭恭敬敬的向江乘鸾行了一个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几日在洛阳玩的可还开心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尚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怕死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怕。”叶霆斩钉截铁的回了一句,倏尔又轻轻笑了一声。看见江乘鸾抬头看他,便努力收敛笑容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笑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可是担心我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你若死了,我无法向师父交代。”江乘鸾马上又补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懂我懂。”叶霆一本正经的点头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自为之。”江乘鸾说完便打算走,却被叶霆拉住了手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江乘鸾疑惑的眼神,叶霆慢慢收紧了手指,然后展开一个微笑道:“师姐,我带你去看月亮吧,这洛阳的月亮可美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江乘鸾想把手抽回来,却发现拉不动,“你先松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带师姐飞吧。”说着便一个大轻功,拽着江乘鸾飞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怕他带着自己飞不动,到了半空气力便没了,到时候两人都要摔个半死,也只能运起逍遥游用他一起飞了起来。

   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