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笙/白马照青衣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公子扶苏:

澄·清水·粉:
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



你不可以写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


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

哇,西红柿精大大简直切中了我不愿意填坑的要害(๑˙ー˙๑)

西红柿精:

0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,给你沙司吃。


 


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,都是新人文手。哪怕你已经写了50w,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,那你也是新人。

2 你之所以会弃坑,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,但是不知道写什么。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,来,弃坑吧。

3 论大纲的重要性,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,还有什么可写,接下来是什么,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。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。

4论大纲的重要性2,不得不承认,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,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。

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,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,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。

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、找存在感、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。同样,渣也不是。

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、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,你是文手,别说你取名废,谁天生也不是触。

8多听取建议,少关注吐槽,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,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、秀逼格、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。

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。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,那我告诉你: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,你都不会这么想。

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、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,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。

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,开宗立派。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。

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,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。

13如果你不想去学,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,免得闹笑话。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。

14自信些。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,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——但是不要过度,参见条目9。

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,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,原因有三:第一,他们不是,第二,参见条目8,第三,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。

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,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。



17干货1,脑子里得有点干货,有干货高冷叫高冷,没有就是傻逼,有干货中二叫中二,没有也是傻逼。


17.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,可以到经典著作、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。

18干货2,脑子里得有点干货,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,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。

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,别说什么“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”,偷金偷针都是贼,还有那些说“我向xxx致敬 ”,“参考了xxx”的自己都摸摸良心,摸了良心再摸键盘。

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,你揭露人性之恶,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,你揭示信仰的价值,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,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,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,说不完,甚至说不出。

21 文笔2,什么是烂文笔?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,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。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,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。

22 文笔3,在“文笔不烂”、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,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,不是没认真看,就是故意找喷点。

23 虽然世界上没有“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”的道理,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。

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,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。

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,不然你永远写不完,尤其是听了人几句“我觉得”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。

26 写文不是写作业,真特么没人逼你写。

27 醒醒吧,每天惦记着“没人看我就不写了”的孩子。

28 懒?很好,继续。不要紧的,真的,写文真的不重要。懒不是缺点,是萌点,甚至是优点,真的。不骗你。



29 除非你文笔烂(参见21)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。第一,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,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第二,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,别人更不知道。第三,写文不是写作文,每个人喜好都不同。


30 请严格区分“我不喜欢”和“它不好”。


31 增补于3月9日:没有所谓“正确的写作方法”,但错误的肯定有,还不少。


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,是“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”,但是,首先,你得把故事编出来。


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,去玩一会儿,开心些。又不靠它吃饭,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。


34请严格区分“实在写不出来”和“懒”。


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。


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/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,攒多了再写。 
 
 
【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】 
 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八)

          久违的更新了,之前忙现实去了,土下座!谢谢读者老爷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八: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素月病了,拉肚子拉到站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抱着剑站在马厩前,脸上挂着一条帕子掩住鼻子,一双冷飕飕的眸子不断的往站在一边道歉的掌柜的身上瞟。
        “来了来了!”店小二一边跑一边嚷道,“掌柜的,段姑娘来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这段姑娘可是我们扬州城里最好的兽医啊。”掌柜的看着江乘鸾不信任的眼神主动解释道,“我们扬州城里无论是谁家的牛马病了,都是去找段姑娘医,段姑娘那是药到病除啊。就连那胡商的骆驼,段姑娘都会看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掌柜的过奖了。”段姑娘站起身来,接过店小二递过来的巾子擦了擦手,“道长不必过虑,您的马儿不过是受凉了,我这就为它治疗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有劳段姑娘了。”江乘鸾向她行了一礼,口中念了一句道号,“不知酬劳几何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多。”段姑娘笑眯眯的说,“城南树林最近多了不少野狼,伤了不少扬州百姓的家禽家畜。我看道长的这柄宝剑利得很,道长便杀几头狼作为我的酬劳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段姑娘宅心仁厚,贫道自当效力。”江乘鸾听到段姑娘的要求时有几分诧异,重新审视了下这个小姑娘,便爽快答应了,提着剑就向城南树林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城南树林的野狼确实很多,一看见江乘鸾便目露凶光的围了上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见状冷冷地哼了一声,微微抬手,一线白光一闪而过。那些狼便都被割喉而亡了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正打算割下狼耳作为凭证时,突然听到了几声婴啼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松开了还在咕噜噜咕噜冒血的狼头,归剑入鞘,向着发出婴啼的地方急速行去。走到一半那婴啼就消失了。江乘鸾侧耳细听,隐约听到了一两声抽泣之声从草丛后面传出。江乘鸾拨开长长的草叶一看,发现地上正躺着一个婴孩,裹在襁褓里,正有气无力地哼哼着。
        襁褓上全都是泥巴,脏的不行,小孩的脸上也沾满了泥灰,只有一双被泪水沁润的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个不停,眼泪水也跟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涌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家小孩落在这里,竟也没被狼叼了去。”江乘鸾看了他半晌,也不惧小孩身上的脏污,躬下身去将他抱了起来,“乖宝宝哦,不哭不哭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学着纯阳宫里那些长辈带孩子的样子,将这婴孩抱起,慢慢晃动着,轻柔地拍着他的背,嘴里也哼着一些轻缓的歌谣,哄着这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 可那孩子一点都不买账,仍然嗷嗷恸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哟,你这是怎么了啊?”江乘鸾有些头疼的看着怀里的孩子,“你哭的我头都痛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哇哇哇哇……嗝……哇哇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回答江乘鸾的仍然只有一连串的哭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孩子怕是饿了。”江乘鸾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温润男声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侧目望去,一个穿着万花服饰的青年正站在旁边,探头看着她怀中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?贫道江乘鸾,敢问公子尊姓大名?”
        “在下万花裴清羽。”裴清羽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,给孩子擦了擦脸,又翻了翻他的眼睑,摸了摸他的额头“这孩子怕是饿了很久了,还有些发热,得赶快医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裴大夫可会医治?”
        “某会,只是当下没有药材不大方便。不如道长同某一同进城,去交易行买些药材回去给这孩子熬药。还请道长先上马。”说着裴清羽便牵来了自己的青海骢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。”江乘鸾抱着孩子上马,单手控住缰绳,“我可否先回驿站为这孩子更衣洗漱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买好药材之后来驿站找道长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颌首,催动胯下的马匹道:“劳烦裴大夫了,那贫道先行一步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刚刚回到驿站给婴孩洗完澡,便听见有人叩门询问,“请问江乘鸾道长在否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裴大夫?”
        “正是在下。”裴清羽听到江乘鸾应声,道声冒犯便推门进来了,手上还端着一碗米汤,“孩儿太小还需药浴,某已经交代小二送热水来了。可否请道长抱着孩儿,某先喂他吃点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。”江乘鸾闻言便将孩子抱起来,靠立在她的身上,方便裴清羽喂他喝米汤。
        “敢问裴大夫,最近扬州城中可有人丢了孩子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并无。”裴清羽停下喂孩子喝汤的动作,给孩子擦了擦嘴角,“道长为何有此问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刚为孩儿更衣,发现这襁褓内衣皆是绫罗。便想着,若是哪家大户遭难,不如将孩子送还人家,免得骨肉分离。”江乘鸾有些叹息的摸了摸怀中小孩毛绒绒的头顶。
        “某的医馆便在这城中,并未听说过最近有何大户遭难或者丢了孩儿之事。”裴清羽将空碗放在一边,“先为孩儿药浴吧。”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7)

章七

      叶霆从巴陵归来的时候,正是巴陵的油菜花开的浓艳之时;如今再听闻他的消息,江乘鸾都已经披上了裘衣。

      江乘鸾是今天白天去据点里面视察的时候收到叶霆的信的。

      收到信之后她就把信放在了衣襟里,一直没敢看。

      也不知道这是绝情信,还是与友书。

      晚间,江乘鸾坐在灯下,看着烛火的影子在信封上“师姐江乘鸾亲启”几个字上晃来晃去,就是一直捏着信、不松手也不拆开。

    “阿鸾?”辜鸿雁推门进来,就看见江乘鸾坐在灯下发呆的样子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顺手就把信塞进了袖子里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看了两眼江乘鸾反扣住袖子的右手,只是微微一笑,并不揭穿她,“你听说叶霆在苍山洱海的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江乘鸾的脸色有些别扭,捏住袖子的手指又缩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也不管她的异状,继续说道:“李沧海点名要和他一战。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嗤鼻道:“他惹了李沧海,我能有什么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笑笑不说话,只看着江乘鸾越缩越紧,几乎要捏成拳的右手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巴陵之事?我可从没听说李沧海是这么小气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喝了一口茶,悠悠地长叹了一口气,“都怪他那张嘴。他叫阵的时候,乌七八糟一通乱说,还一箭射落了李沧海头上的翎羽。”

      听辜鸿雁说完之后,江乘鸾从袖子里拿出了那封信。

    “其实今天我收到了叶霆的信。”江乘鸾将信的正面翻给辜鸿雁看,“只是一直没有看。”

     “只怕这是求救信。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垂眸不语,食指顺着信封封口划来划去,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放下茶杯,起身道:“你好好想想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刚刚绕过屏风,就听见江乘鸾问:“现在他可是在傅玄裳麾下?傅玄裳与你我皆有旧怨,我若去了,可有立足之地?”

      辜鸿雁回头,只看见江乘鸾垂着头,默默坐在案前的侧影,烛光翩跹,仿佛刚刚那句话只是他的幻觉。

     “我还是不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江乘鸾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,虽然没有去,还是给叶霆回了一封信。那封信的内容无从得知,可是自那封信之后,叶霆的信便是一封接一封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也截下过一封信,里面的内容啰里啰唆的也是一些琐事——大到今天我剿了多少劫镖的恶人和狼牙掠夺者,小到今天吃了几碗饭,还有无聊到山巅牧场的哪匹母马产了崽,事无巨细,桩桩琐事,尽数写给了江乘鸾。

      面对这样无聊的信件,江乘鸾也是认认真真的有信必回。

      辜鸿雁站在盛开的桃花下,悠悠地摇着扇子,看着江乘鸾坐在屋内认真的回信的样子,不由得感慨一句,“唉,劫数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劫数不劫数的。”江乘鸾将信从窗里掷了出来,不偏不倚的拍在了辜鸿雁的肩上,“这信是给你的,我要去苍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辜鸿雁拿着信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见江乘鸾冲他笑了一下就消失在窗前了。赶忙用轻功,三两下飞到马厩,果然看见江乘鸾在解她那匹素月的绳子。

     “打定主意了?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江乘鸾翻身上马,冲着辜鸿雁拱手道:“这一年多谢你了,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不必言谢,后会有期。”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6)

*最近沉迷于阴阳师,所以好久没更文了,被基友严肃的批评了_(:з」∠)_以后还是日更啦
*有小天使知道怎么画符召唤茨木童子的几率比较大吗,非洲人已经连抽两天跳跳妹妹了QUQ
*以下正文:
章六:
        叶霆从巴陵回来的时候,不仅仅他自己回来了,还带了他那个藏剑团,清一色的泰阿千叶,美其名曰巴陵到金水镇路途遥远,以防不测——实际上就是带回去炫耀的。
        就算是武王城的城主,也没有过这么大的阵势。那浩浩荡荡的阵势,简直是威势逼人!马都是万金难求的里飞沙,剑都是世上罕见的泰阿和千叶长生,二十多个高腰长腿的藏剑弟子列成两队,簇拥着叶霆缓缓前进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到金水镇三岔路口那里,就有浩气弟子飞马去报辜鸿雁了。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听到这事的时候,手里的茶杯就掉地上了,“行啊,他这是回来接手金门关的?”
        那浩气弟子以为辜鸿雁生气了,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半天不敢动。倒是江乘鸾一拂袖子,率先出门,“你净会胡说,出门看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带头,赤马山的各个堂主分立两侧,呈翼状立于群英堂前的台阶上。
        叶霆从帮会大门一进来,就看见江乘鸾一身白袍莲冠,侧着身子,一脸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叶霆眼角微微一抽,便欢天喜地从马上翻了下来,大步走向江乘鸾,边走边笑道,“师姐,我回来了,开心不开心?”
        “开心。”等他走到近前,江乘鸾猛然伸手一探,将他的千叶长生解了下来,“噫,你哪里搞来这么多千叶长生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秘密。”叶霆歪着头坏笑着,将食指竖在唇前,示意这的确是一个秘密,“不过师姐若是想知道,我晚上来师姐房里,悄悄说给师姐听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必了。”江乘鸾横了他一眼,“把你的人安排好,然后来群英堂找鸿雁,他有事和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叶霆点了点头,正色道,“我也有事和他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等叶霆安顿好他的藏剑团,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了。他一跨进群英堂,就看见辜鸿雁和江乘鸾坐在一张案前用膳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挑食挑的怪异,她只爱吃鱼尾。因此辜鸿雁把鱼头鱼肚通通夹到了自己碗里,只留下了一个完整的鱼尾。
        这鱼尾吃得江乘鸾舒爽不已,眼角都带上了几分笑意,“难得鸿雁还记得我只吃鱼尾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刚想接话,就听见噼里啪啦一阵重重的脚步声,叶霆边走边说,“老辜,你找我有事儿啊,正好我有事找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停著,“你先说你有什么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也跟着停著,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 “我想我在巴陵也历练了小半年,也算是平定了巴陵猖獗一时的恶人,还把李沧海赶出了巴陵,也还算不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沉吟半晌,点头道,“你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又道,“那以后金水镇的城战能不能由我来负责指挥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话音一落,江乘鸾便冷着脸接话道,“不可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豁然起身,俯身盯着江乘鸾,一字一顿,“为何不可?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眼帘低垂,缓和了语气,温声道:“你年纪尚轻,经验不足;入盟时间尚短,恐难以服众。不如先带领弟子去丝绸之路或者九宫棋谷这些地方,先练练手?”
        “经验不足?浩气有哪个指挥使是七老八十的?难以服众?若无威望积累,我一辈子都服不了众!”叶霆闭眼,深深地吸了两口气,“如今浩气式微,正是需要人才之际。”
        被他一吼,原本缓了语气的江乘鸾冷冷地瞪着他,讥诮道,“你以为浩气没人就轮到你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看着她的表情,心头一阵暴怒,抓起案上的酒盏向地上猛地一掼。
        飞溅的瓷片划伤了江乘鸾的眉角,鲜红的血液顺着脸颊,蜿蜒着流了下来。而江乘鸾面色不改,仍然挑着眼睛,冷冷地瞪着叶霆。
        叶霆看着江乘鸾的伤口有一瞬间的愣神,但马上回过神来,愤愤不平,拂袖而去。
        群英堂里一时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良久才叹息道,“你又是何苦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捣住眉角的伤口,有些闷闷的声音从袖子底下传来,“他本就恣意烂漫,这一路又行的太顺,总要有人给他泼冷水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苦笑道,“那也不一定要你啊,我看李沧海就不错……你这伤,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万花来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我自己回房上点药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 叶霆出了群英堂,马上就带着他的藏剑团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 江乘鸾听到这个消息,也只轻轻地叹息了一声,“随他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清风吹动额发,轻轻地拂过她眉角的伤疤。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5)

  • 不好意思更新的有点晚,今天肝基三去了

  • 新洛阳很有趣,还有青楼23333

    章五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“鸿雁,怎么了?”江乘鸾正在书房里誊写文书的时候,突然有人来请她,说是辜鸿雁有事找她。她跟着那人一路行到了据点总管面前,看见辜鸿雁和几个正在卖出本地特产的浩气低阶弟子正在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我在问他们巴陵的情况,正说起叶霆呢。就喊你一起过来听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江乘鸾见那几人都看着他,便冲他们笑了笑,行了个礼,自我介绍道:“在下纯阳宫,江乘鸾。”

        “江道长好。”那几人齐齐的回了一个礼,拘谨道:“自从叶公子来了巴陵以后,便是不分早晚,日日带人在大路上巡逻,碰到下午人多的时候还组织大家一起跑商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叶公子一来便和恶人谷的一通大战,就算是那恶人谷的李沧海也怕了他,带着人撤出了巴陵地界哩。”其他几人也纷纷附和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?他倒是辛苦了。”江乘鸾的眼神闪了闪,嘴角还是挂起一丝笑意。不过她的脸色晦暗不明,也看不出她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。

           辜鸿雁看着几人都卖掉了货物,提议道:“几位高义,参与前线支援,这一路想必很是辛苦,不如进群英堂喝杯茶,用餐饭可好?”

       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,有些迟疑。

           辜鸿雁也不在意,“想必几位是想念家人了吧。马三,送上些皇竹草给这几位侠士的坐骑,好让他们早日归家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见那几人纷纷拱手拜谢,辜鸿雁又道:“几位慢走,那辜某就不远送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见那几人牵着马走远,辜鸿雁看着眼神放空的江乘鸾,轻声问道:“阿鸾,你不为他开心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“他这么厉害,我当然开心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可是江乘鸾的脸色看不出太多的愉悦之情。江乘鸾的表情,三分喜、三分忧,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           江乘鸾自然是感受到了辜鸿雁探究的目光。于是她伸出手去顺了顺被风吹乱的额发,然后转身就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她边走边说,“天机不可泄露。我等修道之人的心思,你这傻天策怎么会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江乘鸾路过信使的时候,信使叫住了她,“江副帮主,有您的信。”

           江乘鸾没说话,而信使看着她想笑又硬要压着眉毛的样子,也不敢说话。

     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”江乘鸾见信使半天不说话,便主动地温和道,“我的信呢?”

          “这儿呢。”信使不敢多想,赶紧低头把信找了出来,递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江乘鸾接过信一看,却是自己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的,料想大概也不过一些游历途中的趣闻,便站在原地拆开信看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信使悄悄抬头瞄了一眼,发现副帮主的眉毛都垂下来了,吓得他又赶紧低下头去。

         “一会我让凤妞送回信给你。”江乘鸾说完便转身离开了,一边扫地的凤妞对着这份莫名其妙的差事有点懵。

           江乘鸾回到书房,提笔,犹豫再三终是写下了回信。

         “青玉吾友: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见信如晤。

           我近日居于金水镇,金门关处,一切安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小师弟在巴陵,很好。

           他于我修行,无碍。

           书不尽意,若得空,便来找我与鸿雁喝酒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江乘鸾敬上”
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(4)

写错了,应该是大家猜孩子是不是叶霆的啊_(:з」∠)_

章四:
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到了金水镇之后,便日日伺弄花草,偶尔出去走走,采采药、赏赏景,过的颇为清闲。而叶霆仍然每天上窜下跳的不得消停。这样的日子似乎和之前在洛阳没什么区别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今天,似乎有点什么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刚进赤马山的大门,就看见群英堂的门口围了好几层的人,就连平时站的跟木桩一样的帮会铁卫也扯着个脑袋,拼命往群英堂里瞅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辜统领请你们看戏吗?”江乘鸾站在一个铁卫后面,饶有兴致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江道长!”那铁卫猛地站直了身子,“恭迎江乘鸾副帮主回帮!”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摆摆手:“好啦,好啦,里面到底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话还没说完,便被像旋风一样转出来的叶霆拉进了群英堂
         群英堂正中跪坐着一个梨花带雨的长歌女弟子。她旁边站着一个金刚怒目的,看服饰应该是她师兄。而辜鸿雁则坐在帮主位子上撑着头叹气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怎么了?”
江乘鸾躬身递了块帕子给那姑娘,却被那男长歌用力一推,“不用你多事!”
        叶霆见状,上前一步,用剑柄抵着那男长歌怒道:“你欲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 见叶霆、男长歌互不相让,辜鸿雁撑着头叹气,江乘鸾一头雾水,正欲开口再问时,那女长歌忽然膝行几步,一把抱住了她的腿,嚎啕痛哭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姐姐啊,你行行好,把叶郎让给我吧,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爹爹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贱人!师姐你别听她胡说,那孩子不是我的!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脸色刷的一下就冷了下来。“欻啦”一声,长剑出鞘,她的剑抵上了那女长歌的脖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再说一次?”
        那女长歌的哭声一下子噎在了喉咙里,不敢再作声。但是她的泪水还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打转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剑又往前送了一分,“你说孩子是谁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纯阳,你欺人太甚!”
        “铮”的一声,一道卷着狂怒之气的音波,猛然向江乘鸾的背后袭来。江乘鸾反手招架,却还是被音波震得滑了一个趔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见江乘鸾被音波所伤,辜鸿雁终于开口了,“此事我自会去求证,还请杨少侠、杨姑娘暂居寒舍,好生修养。”
        辜鸿雁摆摆手示意管家送客。那男长歌看了看长吁短叹的辜鸿雁和一脸冰霜的江乘鸾,又看看哭哭啼啼的自家妹子,一甩袖子,抱着琴,气哼哼地跟着总管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女长歌见哥哥走,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。经过叶霆的时候,还抛给他一个幽怨十足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眼神向冰刀子一样刮了一圈门口围观的人,那些人立刻做鸟兽散。门口的铁卫也一瞬间站的笔直笔直,目不斜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鸿雁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江乘鸾一甩袖子,袖底一阵劲风将群英堂的门窗全部甩上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辜鸿雁苦笑道:“我也只知道这两人是千岛杨家的嫡系子弟,哥哥叫杨流月,妹妹叫杨流萤。那杨流萤一进来就哭的站都站不起来,一口咬定自己的孩子是小叶的,要小叶娶她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转过头看着叶霆,脸上没什么表情,不过叶霆却觉得背上寒意阵阵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冤枉啊,师姐!”叶霆一下就萎了,“师姐,我就跟她一起下过几次秘境,送了她几件装备而已。我连她的手都没牵过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江乘鸾抖了抖袍子,坐到了一边的案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哪里知道啊,我还是个雏儿呢。”叶霆见江乘鸾似乎没那么生气了,也嘟嘟囔囔地找了个地坐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杨流萤在长歌中可有什么仇家和关系特别好的女弟子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听她说,似乎她很多同门都不喜欢她。她几个好友都是盟里出了名的长舌妇。”叶霆托着腮,仔细想了想杨流萤之前跟他说过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劳烦鸿雁为我找一找那几个长舌妇了。”江乘鸾起身,对着辜鸿雁长长地鞠了一个躬。
         不出半月,江湖上果然流言四起,连大唐驿报上都记载了几则杨流萤的风流韵事。
         长歌门急召杨家兄妹回去问话,叶霆终于逃出生天。然而他还没安分三天,就和辜鸿雁说要去巴陵和洛道给浩气盟弟子护镖。
         辜鸿雁也不反对,嘱咐了几句就让他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不过辜鸿雁颇为好奇,为何江乘鸾没有跟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跟去做什么?”江乘鸾坐在唱晚池边钓鱼,八风不动,一脸若无其事的对着辜鸿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无事,无事。”辜鸿雁笑了笑,站起来,摇着扇子走开了。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3(正式版)

恢复日更,还是放不下这个坑。树洞是真的,昨天的短小君和树洞都已经删除了

     “落日燕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看了叶霆这封信,笑了笑,也提笔给他回了一个谜面:

     “守到十分无,始肯离家嫁。”

       自从一个月前,江乘鸾将叶霆送去了辜鸿雁手下,两人之间的交流就大多通过书信来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是叶霆给江乘鸾说说他那边发生的有趣的事情,有时候江乘鸾指点他一两句浩气盟中的各种关系。前线战事吃紧的时候叶霆只给江乘鸾寥寥几句,闲来无事,他们也会像今日这样互相拆字谜。

       落日燕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守到十分无,始肯离家嫁。

       都是安。

       吾安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突然有些想念金水镇的贡橘了,正好橘子快熟了,不如就去金水镇看看吧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到金水镇的时候,叶霆正背着金门关大旗被恶人追得满地乱窜。

       恶人穷追不舍,叶霆身上有好几道口子正不停的向外淌着血,他已经开始有体力不支的迹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叶霆被恶人逼入一个死角,眼看着就要命丧当场,却突然被一道清正温和的气劲笼住了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,镇山河?是江乘鸾?

       思及此,叶霆猛地回头,就看见了站在屋顶上的江乘鸾,而江乘鸾也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镇山河的气劲转瞬即逝,而正是这个时间差,辜鸿雁已经带人从山上压了下来,逼退了恶人,让叶霆得到了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江乘鸾落在叶霆身边,看了看他的伤,“站起来,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霆想说些什么,却没来得及。江乘鸾一个蹑云逐月便冲入了恶人之中厮杀起来,她衣袂飘飘,袖间鼓荡的是满满的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叶霆看着她的背影,只能对着空气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疼死了,师姐你都不心疼我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晚间,战斗结束。全身洗得干干净净,伤口也被包扎好的叶霆,抱着枕头在江乘鸾的床上滚来滚去地撒娇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没说什么,伸手倒了杯茶递过去,“真的疼的话就别滚了,仔细压到伤口。这个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啊?什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我说你在赤马山混的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还行吧。”叶霆从床上坐了起来,将茶杯攥在手里,“除了老辜老是不让我打头阵、不肯让我指挥之外,都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嗤……”江乘鸾轻笑一声,“才多久,你就想着指挥了?”

     “我不是想着指挥,我是看不下去他们这幅畏手畏脚的样子。”叶霆还欲争辩几句,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江乘鸾将被子拉好,示意叶霆从床上下来,然后才转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阿鸾,今日幸好有你,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金门关大旗必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是辜鸿雁。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笑道:“我不过是碰巧罢了,就算大旗折了,过几日鸿雁你也能夺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两人从屏风前转了过来,便看到叶霆正坐在桌子边上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见是辜鸿雁来访,叶霆向他举了举杯子示意。

     “小叶也在啊。”辜鸿雁将手上的果篮放到桌上,仍面带笑意地说,“那我便不打扰你们叙旧了。阿鸾,你爱吃的橘子我给你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你们聊吧,我也该回房休息了,要好生休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霆说完还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   见辜鸿雁还打算说些什么,他便站起来一边笑一边向外走:“老辜你别和我客气嘛,不要送啊,不要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辜、江二人在房中听着叶霆的脚步声逐渐消失,等完全消失后,江乘鸾开口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辜鸿雁捡了个橘子,开始剥,“孺子可教,不过他太冒进了,还得磨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还年轻,慢慢磨。”江乘鸾极自然从辜鸿雁手里取走了一半橘子。

     “等会,还没有去掉丝络!”辜鸿雁有些无奈的看着江乘鸾把橘子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2(修改版)


耶!日更达成!

章二:

       自从那天去看了月亮了之后,江乘鸾便没有再主动去找过叶霆了。叶霆反倒是一有空就嬉皮笑脸的黏了过来。

     “师姐,我们来喝酒吧!”叶霆推门进来的时候,江乘鸾正在灯下擦剑,“我们今天从狼牙那里抢的物资里面,有好几坛好酒呢,我好不容易抢了一坛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想了想,还是把剑收入剑匣,拿了两个酒杯过来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要杯子。”叶霆给江乘鸾倒了一杯酒,“要不师姐你用杯子,我用坛子吧!”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今日异常兴奋的少年,默默道:“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霆给江乘鸾倒了这一杯酒之后,便开始仰头畅饮,一口接一口,也不管江乘鸾疑惑而且惊讶的目光。

     “你可是有什么烦心事?”江乘鸾抿了一口酒,抬头想和叶霆说什么的时候,便看见叶霆的豪饮之态,而且酒液还顺着他的下巴一路淌下来,顺着脖子,流进衣襟里。

     “我今日去了风雨镇和蝉鸣林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记得从前风雨镇很热闹,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还记得少林的澄缘大师拜托给我一个很聪明的小孩,让我把她救回风雨镇。那个小孩还指引着我从蝙蝠帮手里救了其他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们都不在了。”叶霆说完这些话,又举起坛子开始灌酒。

    “你醉了。”江乘鸾伸手欲把他的酒坛拿下来,却被叶霆一把攥住了手。

     “啪!”酒坛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 “师姐,我恨啊,我好恨啊……”叶霆将江乘鸾的手抵在额头上,喃喃低语,“穷我毕生之力,一定要驱逐狼牙,戮尽天下之恶!”

       江乘鸾抬起另外一只手,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,一时间静默无言,直到叶霆的声音逐渐消失,才听见轻轻的一声:

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叶霆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,肩膀上披着一件纯阳校服。

     “醒了?”江乘鸾推门进来,发现叶霆两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“师姐?”叶霆一动,披在肩上的衣服就自然下滑。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捞,还是免不了衣摆坠地,“师姐的衣服脏了,我洗干净再给你送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叶霆就抱着衣服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的事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自己是发什么疯,莫名其妙地来找这个师姐喝酒,还莫名其妙地和这个师姐说了一大堆。明明这些话,他是连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都不愿意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也好,听说他那个便宜师父很有一些厉害朋友,而且他又是个护短的,所以那江乘鸾也十有八九和这些人有交情。

        何况,江乘鸾也在江湖上游历了好几年了,也该有一些人脉了。

       说不定,江乘鸾能帮自己达成心愿;说不定,能让自己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   叶霆这一天并没有出去,而是在自己房里枯坐了一天,江乘鸾的外袍被他随手扔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 “叩叩叩……”江乘鸾抬手敲了敲叶霆的房门,“师弟你在吗?”

叶霆听见江乘鸾的声音,下意识的就把那件外袍往被子下一塞,“在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师弟,”江乘鸾推开门走了进来,把手上的文书放在了桌子上,“最近浩气有好几个帮会想要拉你入帮,你却是一天到晚不见人,他们便把东西都送到了我这里,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叶霆看见江乘鸾转身要走,突然站起来说了一句,“师姐觉得我去哪个帮会最好?”

     “问我?”江乘鸾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 “对,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暖暖的夕阳给江乘鸾镶了一层金边,微风吹的她袖袍鼓荡,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飞升而去了一般。

     “若是我,便选落雁城。”江乘鸾顿了顿,

     “如今燃烧军团、明月阁、赤马山是浩气三股最大的力量。燃烧军团,不过是一群嗜杀的乌合之众,假以时日天下太平,他们便无立锥之地。

       明月阁,从前是浩气最大的帮会,坐拥武王城,号称‘今宵明月,永不西沉’。但是,哪里又有不落之月?

      而赤马山,从前便是扼守上路要塞金水镇的帮会,如今更是表现不俗;将浩气的战线推到了马嵬驿不说,还有余力派人来洛阳抢夺狼牙物资,只怕是将来真的要入主赤马山啊。”

      “可是我初出江湖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我与赤马山的帮主辜鸿雁是纪群之交,关系不比寻常,听说他最近想要收一个有心大事的徒弟。”江乘鸾微微转身,斜睨着叶霆,“你若愿意,我便与你一同前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 “多谢师姐玉全。”

【剑道】此恨无关风与月1(修改版)

新人写文,请多指教
有一个BUG,就是藏剑带人双飞,撩妹需要,还请忽略
师父的大白鹿,就是奇趣坐骑那个仙鹿,道长骑特别羞耻PLAY_(:з」∠)_
享用愉快

        “师姐,如果杀了我你能高兴一些,你便杀了我吧。”叶霆抓住江乘鸾的剑,向前凑了凑,将胸膛抵在了剑尖下,“你若是能再对我笑一笑,我便死而无憾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师姐,杀了我你不开心吗?”叶霆看着江乘鸾不停颤抖的手,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你这是,舍不得我吗?” 
        “死到临头,还不知悔改。”江乘鸾阖上眼睛,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。剑如迅雷,温热而又鲜红的血液沿着剑身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,在江乘鸾的脚下积成了深色的小洼。

        章一:
        叶霆是江乘鸾师父的小徒弟,是她师父一时兴起捡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叶霆一身盘牙,在马嵬驿被恶人强制开了阵营,摁在复活点里打。
        正好江乘鸾的师父跑商路过,就顺手救了叶霆,还把他收做了江湖弟子。
        捡回来没多久,她师父便把叶霆交给了江乘鸾带,自己又要出门去云游四方了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皱眉:“师父,我不会藏剑武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无妨,你只要带他游历江湖即可。”他师父给坐骑喂了一把草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与她师父一样皆是纯阳剑宗弟子,单单修习了太虚剑意,藏剑的武学,她是一窍不通。
        所幸,叶霆已经学会了所有藏剑武学,师父只是叶霆游历江湖时找的江湖师父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: “可是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,没什么好多想的。不就是游历江湖嘛,你都游历了两三年了,还紧张什么。”江乘鸾她师父不等她说完,便翻身骑上了那匹大白鹿,一蹦一蹦地朝着纯阳山门直冲而去。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只能跟这个比她小五岁师弟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。”叶霆首先向她行了一个礼,“以后我就跟着师姐了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年如暖阳一般的笑意似乎让将纯阳的冬季都染上了一丝暖意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快收拾收拾东西,我带你下山游历吧。”江乘鸾轻轻咳了一声,转头看向窗外,将目光从叶霆身上转开了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?就要走了吗?”叶霆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很不舍意味来,“我才刚刚上华山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以后再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江乘鸾带着叶霆下了华山,然后去了浩气盟位于洛阳的据点。打算在分舵里休息一番,再告诉叶霆如今浩气、恶人和狼牙之间的形式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休息的几天里,江乘鸾一直都没有见过叶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出门一打听才知道,叶霆这几天一直早出晚归,带着他的同门——浩气藏剑们上打狼牙,下踢恶人,在这战乱洛阳里好不威风好不痛快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叶公子,好威风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叶霆刚推开房门便听到这样一句话,然后看到一个白影从房梁上轻飘飘的落了下来,落到了照进房中的霜白月光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好。”叶霆点亮桌上的蜡烛,恭恭敬敬的向江乘鸾行了一个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几日在洛阳玩的可还开心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尚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怕死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怕。”叶霆斩钉截铁的回了一句,倏尔又轻轻笑了一声。看见江乘鸾抬头看他,便努力收敛笑容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笑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可是担心我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你若死了,我无法向师父交代。”江乘鸾马上又补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懂我懂。”叶霆一本正经的点头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自为之。”江乘鸾说完便打算走,却被叶霆拉住了手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江乘鸾疑惑的眼神,叶霆慢慢收紧了手指,然后展开一个微笑道:“师姐,我带你去看月亮吧,这洛阳的月亮可美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江乘鸾想把手抽回来,却发现拉不动,“你先松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带师姐飞吧。”说着便一个大轻功,拽着江乘鸾飞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江乘鸾怕他带着自己飞不动,到了半空气力便没了,到时候两人都要摔个半死,也只能运起逍遥游用他一起飞了起来。